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8

唐慕卿看见陆梵把唐遣抱回来的时候,先是松了口气,庆幸唐遣无事,然后又立马紧张起来,为什么他的师兄会是在这种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抱回来。


心头的不安驱使着她跟在陆梵身后进了屋,想凑近一点看个仔细,却又找不到机会,只好打量着开口:“少主,郎君他……”


陆梵本是心思都在唐遣身上,皱着眉头一遍又一遍地拷问自己,到底是想如何。倏地一时被打断,回头看了眼唐慕卿,也没来得及细想这个小侍女的关心是不是过了头,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唐慕卿被陆梵一眼看得吓出了冷汗,瞬间意识到自己还是有点操之过急,还好陆梵有点心不在焉没出什么意外,低着头碎步退出了房间。


唐遣毕竟还是从小习武,身体底子好得很,大半年来又是中毒又是重伤地各种折腾,第二天清晨还是如常醒了。


唐遣醒得那一瞬间还有些迷糊,以为自己噩梦缠身,然后身体传来的感觉以及唐慕卿充满惊愕的问句打破了他的妄想。


唐慕卿把视线从唐遣脖颈处的印记那儿移开,久久沉默不知道如何开口。唐遣支起身子靠在床上出神,没有给出任何回答。两人就在沉默中这么过了一天,所幸陆梵没有出现。


之后的几天陆梵也一直不见踪影,要不是唐遣身体并未养好,行动不便,唐慕卿自信自己有足够的本事对付院外的那几个暗卫,同她师兄离开这个鬼地方。


唐遣也只颓了那两天,随后便跟什么也没发生过那般做着复健。唐慕卿面上配合着唐遣,心里把陆梵千刀万剐了无数遍。她自是不信当初唐黎之编排的她师兄在陆梵身下…那套言辞,却也没想到如今一语成谶,心里连带着唐黎之的肉也割了个一块不剩。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晃了过去,陆梵差不多消失了月余,院外的暗卫突然增多。不仅唐慕卿捉摸不透什么情况,唐遣也没有丝毫头绪。


唐慕卿眼中,唐遣的复健速度可谓是神速。不仅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现在已经开始靠感知风来判断一些动作,他们甚至可以开始计划离开。


好巧不巧,陆梵回来了。而且何止是回来,简直天天赖在了这个院子不走。唐慕斯被陆梵遣回了老大夫那儿,走的时候发现之前人数剧增的暗卫少了一大半,而且离院子的距离远了不少。


陆梵消失近两月,把唐遣的家底查了个底朝天。他当初从未想过查这些,导致现在不查不知道,一查恨不得给自己塞五大罐后悔药。


唐遣幼年的经历,唐遣的父母是怎么因自己师父而死,唐遣又是如何一个人在唐家堡在江湖立足,他们认识前的点点滴滴混着唐遣失神的眼泪一点点侵蚀着陆梵的心。


陆梵深刻地明白,自己喜欢唐遣,逃不掉的喜欢。


他加强了暗卫,既怕哪个不长眼地寻来对唐遣不利,又怕自己赶回去不见唐遣的踪影。


唐遣在隔了那么久后听见陆梵声音的那一刻僵住了,纵使他给自己做了多强大的心理建设,还是抗不住十多年的阴影。


“大漠夜里凉,你身子不好,进去吧。”陆梵深吸一口气,慢慢走近,唐遣身体和神态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


“虚与委蛇的戏码那半年多里还没演够吗?”


唐遣站在树下面无表情地对着陆梵,那眼神仿佛是直击陆梵内心的审视,甚至于陆梵一瞬间忘了唐遣什么也看不见而停住脚步。


陆梵愣了一下又继续上前,伸手虚虚握住唐遣手腕。唐遣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没有在感受到陆梵动作的时候躲开,他不能暴露自己。



“……我不在乎你以前做过的事了。”


唐遣听见陆梵又叹了口气,用他低沉的嗓音轻轻说出这句话。唐遣觉得这简直好笑,陆梵在不在乎与自己何干,他到底是哪来的立场说出这句让人贻笑大方的话。


唐遣的手抖动地越发厉害,既有控制不住的生理反应因素,也有气极了的原因。随后,他终于在陆梵感受到他发抖想抓得更紧一些时一把甩开了陆梵。唐遣连刺都懒得刺他,冷着那张陆梵看过无数次的表情的脸,靠着每天重复无数次路线的记忆走回屋子。


陆梵也不敢追上去直接抓住他,他怕唐遣再受刺激,皱了皱眉头跟在后面。边走边深呼吸几口,试图转换成他们最初相处的模式。


“那小丫头走之前说你食欲不太好,我刚好带了中原的糕点回来,你尝尝,该是你喜欢的。”


陆梵见唐遣没有反应,拎着东西又走近了几步,直接跟着唐遣坐在了床沿。他不坐还好,一坐下身侧的唐遣就立马弹了起来,差点撞到一旁的墙上。


“我没想怎么,就是你该吃点东西。”


唐遣没吱声,看在陆梵眼里就是写着拒他于千里之外,而大概也只有唐遣明白这是被压制不住的恐惧支配的生理反应。他甚至只能在动作完成之后再细想会不会反应得过于灵敏而露出什么破绽。


饶是陆梵的自以为是,如今这般情况也让他明白了想消除那件事的影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他怀着自己不再与唐遣计较往事,从现在起一心一意的对唐遣好,日积月累,唐遣也该懂得自己的用心的想法没有再做出什么举动,说了句明天再来探望之类的话,放下点心走出屋子。


大漠夜里不仅凉,远处的狼啸更是添上了几分凄惨,唐遣和陆梵皆是一夜未眠。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