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5

        唐遣在喉咙中涌上一股腥气的时候心头突然掠过一个念头,陆梵的泰然自若,久奈不动在他心中都有了猜想,以至于他没有做出任何行动,任凭陆梵卸掉了自己的两条胳膊,闷哼一声,被强加于膝弯的力道踹跪在地。

   
        大漠的夜晚很冷,风卷着黄沙呼啸,带起唐遣身上单薄的衣角。唐遣从中午跪到了晚上,就在地牢外面的院子里,四周到处是站岗的守卫,定时还有巡逻队走过。

   
        陆梵似乎是觉得唐遣也跪够了,又或者是时间到了。

        唐遣被人绑在了他之前见过的行刑架上,周围慢慢聚集了一圈他见过的没见过的人,阵容庞大。

        陆梵从最外围走进来,像是在人群中划开了一道分水岭,手上拿着唐遣极为熟悉的东西——一把通体纯黑的匕首,上面刻着一个“遣”字。

        唐遣从陆梵的眼里看到了明显的恨意,他听见陆梵说:“你太危险了,这里所有人都盼着你死,偏偏你又不老实。你多活一天,就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在……”

        “陆梵。”唐遣出声打断了他,嘴角勾起轻微的幅度,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问:“你耗时几个月派了不知道多少人不间断地查你救命恩人的家底,表面一副担心的样子却连救命恩人体内的毒都故意没解干净,言行之间都在试探下套,故意放出消息离间我和唐门,你在恨什么?”

        陆梵愣了两秒,这是以唐遣的身份见面后,他第一次听见唐遣叫他名字,第一次在唐遣那张脸上看见了无动于衷、不在乎以外的表情。

        充满了嘲讽意味的问句,在恨什么?

        听起来他从未信任过唐遣,处处提防留后手,最后被唐遣将了一军,也的确只能怪在自己没本事头上。

        “……什么时候知道的?”

        “现在知道了。”

        “师弟!”陆梵听见自己师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几乎是立刻,他把匕首稳稳地插在了唐遣心口上。

        “拉出去喂狼。”

        ……

        干燥的嘴唇好像被什么湿润,一股温热的液体慢慢滑下流入体内,如果撇开味蕾传达出的苦涩就好了,唐遣这样想。

        唐遣挣扎着睁开眼,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眼前是一片黑色,就被猛地灌入口中的汤药狠狠地呛了一口。

        陆梵站起身,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唐遣躺在床上看起来很费力地侧着,不住地咳嗽,衣襟被子床头的案上到处撒着汤药。唐慕卿闯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副场景。

         她从赶走了唐黎之以后一路追唐遣追到明教。为了防止看起来太过突兀,又给自己的一头黑发染了色并且弄卷,因为身材比较娇小,脸上便还是维持了汉人的容貌,只是点上了小斑。

        不过等她寻到唐遣的踪迹的时候,看见的却是几个人把唐遣的尸体扔了出来。

        唐慕卿是被捡回唐家堡的,她口中的师父师母便是唐遣的爹娘。从小到大,师父师娘对她的宠爱,比起对唐遣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唐遣也是把她当亲妹妹一样捧着,要什么给什么,指谁打谁。就算在师父师娘被陆梵的师父害死之后,唐遣性子大变,被形容机关木偶的表情都比唐遣脸上表情多,唐遣对唐慕卿也还是一样的温柔。

        朝夕相处崇拜无比的师兄刹时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唐慕卿把自己的手咬出血才没哭出声。她本想等那些人离开再去带走唐遣的尸身,但还没等她抹干眼泪从藏身的角落出来,又有两个人带走了唐遣。她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看着他们把唐遣抬进一个偏僻的院落,一个明教男子带着大夫等在那里。

        师兄还有救!

        这是唐慕卿当时大脑里唯一的认知。

        后来她衣衫破烂伤痕累累地撞着了那个年迈的大夫,被大夫领回去医治。编了一套母亲跟着中原男子私奔生下她,十几年后男子突然弃她们而去,母亲又死于流寇手中,她一路颠沛流离回到明教,刚刚又才从青楼逃脱出来的说法成功留在了大夫家里。

        再后来,她被大夫安排照顾重伤昏迷的唐遣,才知道眼前这个明教男子就是陆梵。

        对上陆梵的眼神,唐慕卿慌忙地低下头,按捺住心头的激动轻声说道:“少主,我来吧。”

        陆梵“恩”了一声转身就走。

        唐慕卿扶着唐遣擦掉他周身的汤药,突然顿住,迟疑地问道:“郎君,你......看不见吗?”

        陆梵诧异地回头,对上唐遣无神的双眼和唐慕卿同样惊讶的视线,匆匆离开。

        唐遣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没死,刚刚身边的人是陆梵,现在又听见了自己师妹的声音,他就是再聪明,再给他十个脑袋,他也理不清发生了什么。

        而且,自己瞎了。

        他感受到手掌中指间划过的痕迹,十分简单的两个字。

        师兄。

        虽是听见了陆梵离开的脚步声,却不知道当下是什么环境,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唐遣便也没有开口,只是凭着感觉在唐慕卿手上轻点了两下作为回应。

        “郎君你先躺着,我去给你换碗药过来。”唐慕卿话音刚落,门外又有脚步声响起,唐遣明白地点点头。

        唐遣感觉到了有人走到自己身边坐下,随后把拉起他的手把脉,触感有些枯燥。他大概猜到唐慕卿刚刚走到门口叫的那声先生,应该是这个老大夫。同样,他也能猜到陆梵现在肯定就站在一边盯着自己。因为即使他看不见,也能感受到那种锐利的视线。

        “他之前体内毒素未清,又强行运功打斗,加上受伤太重引起的失明。能不能恢复不好说,不过可能性很小。”

        的确是一个老者沉稳的声音,陆梵一声没吭,又领着人离开了。

        唐慕卿回来的时候松了口气,一边给唐遣喂药一边小声地同他说着话。唐遣大概了解了唐慕卿在这里的原因,也知道了自己之所以没死是因为陆梵当初那一刀刚好捅在了两根肋骨之间卡着,后来救了他。

        唐遣觉得自己又猜不透陆梵在想什么了。他当初以为自己得到了陆梵的信任,看的懂陆梵的心思,后来又发现并不是这样,陆梵想他死。现在看来,又错了。

        “你不该来,太危险了。”

        “师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有考量,你放心。”

        “找个机会离开。”

         “我会的,带上你一起。”

        “唐慕卿!”

        “我现在叫阿慕依,师兄。”

        唐遣慢慢熟悉着黑暗的世界,他本身就不是生活在光明之下的,倒也没为失明感到恐惧,他有好几天没听见陆梵的消息了。

        之前伤太重,损了元气,又躺了这么久,唐遣发现自己连下地走路,都需要唐慕卿扶着他练习。这种感觉让他极度不适应,并且有点烦躁。

        “放手。”

        在唐慕卿扶着唐遣走路的时候,多日未闻的陆梵的声音响起了。

        “少主,郎君他……”

        “出去。”

        陆梵没等唐慕卿说完话,再次厉声。唐慕卿只得松开手乖乖离开。

        唐遣失去了支撑差点没站稳,他知道陆梵在自己的斜前方,却不能做出任何动作,只能强撑着肌肉打颤的双腿站立。




*昨天没更,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南方没有暖气的教室,手都不想伸出来打字。今天也冻得不行,差点没更,但是我的良心在谴责我。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