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白起x我】说话要算话


        男朋友是警察,还是特警,一忙起来就无影无踪,感觉就像我这种小市民迫不得已的要和全世界共享自己男朋友。唉......醋。

        跟白起失去联系有十天了,严格来说也不算,因为他三天前给我打过电话,说任务安全完成但是紧接着来了新任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有点心神不宁,这是从我告白以后我俩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心里总觉得有种不好的感觉。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打消这个不太吉利的念头以后,我收好了东西准备下班回家。韩野风一样地从我身边跑过,还差点撞上了低头拿着材料迎面走来的悦悦。跟着伴随着风风火火的道歉风风火火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这两天他都是这个样,也不知道在急什么,平时就算见白起也没这么积极过。

        回到家以后,我坐在沙发上盯着窗外发呆,想着是不是下一秒就能看见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窗外,结果被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叫回了神。

        白起!

        我兴奋地爆着手速打开了手机,看见一句“老板,我明天请个假。”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消息就被光速撤回。

        我注视着备注着“男朋友♡”的聊天框愣了愣,然后从乱成一团的脑子里整理出一个信息。

        韩野和白起在一起。

        ????!!!!!!

        怎么回事儿,白起任务出完了,为什么会没有在第一时间联系我。心中不详的感觉再一次升起,来不及多想,我把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接得很快,手机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白起,怎么回事儿?”

        “咳....没什么,刚结束任务有点不方便,还没来得及联系你。”

        话音犹豫,一听就知道是撒谎。

        “噢,那你现在在哪?”

        “......在家。”

        “那我来找你吧!”

        “别!呃......我是说太晚了不安全,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上班。”

        “好吧,你是和韩野在一起吗?”

        “恩,他刚刚帮我弄东西,然后拿错手机了。”

        见我没在追问,电话那边的声音似乎松了口气,跟平时一样随便腻歪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么算起来,韩野变得匆匆忙忙好像就是从我那天接到白起电话开始的。刚刚又说要请假,肯定和白起有关。

        我给韩野发了条信息,确认他们的确在家,通过工资和奖金的威逼利诱让他吐了实话。白起任务几天前就结束了,但是受了伤。

        我一看见消息,当场就炸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白起家里。说真的,我觉得我上楼的速度比高中百米冲刺测验还快。

        开门的是韩野,他在白起震惊的眼光中把我让了进来,留下一句“老板你和白哥好好聊”就关门跑路。

        白起穿着的背心,左手臂被绷带缠着,衣服下的小腹也明显有绷带包扎的痕迹。

        我俩就这么隔着几米对视,他没料到我会跑来,轻微张了张口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走过去拉着他坐下,毫不客气地撩开一个衣角,果不其然看见了渗着点微红的绷带。他不爱去医院,受伤了基本都是自己处理,也不知道怎么养成的破习惯。

        “为什么不告诉我。”

        “怕你担心。”白起的声音很小,像一个做错了事被抓个正着的孩子一样看着我。

        我没吭声,想起了之前亲眼目睹的枪战,想起了子弹从他耳边划过的那一通电话,想起来上次我们晚上被人堵,他最后也是带着伤回到家里包扎。眼睛不争气地就开始慢慢模糊。

        “别生气了,真的不严重,我就是怕你担心才没说的。”

        白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个听了就让人觉得充满安全感的声音总是这样,永远说着没事儿没事儿。

        怎么可能没事儿啊,我又不是不长眼睛,看着都疼!

        虽然知道他的职业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心里还是过不了这个坎。

        尽管知道白起向来见不得我掉眼泪,但也是真的又委屈又气,泪水就忍不住地在眶里打转。

        这个人不想我担心,偏偏又做些让我担心的事儿。说真的,他要是不这么瞒着我,还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我是真的怕哪天他出什么事了我还一个人蒙在鼓里。

        白起估计是慌了,不知所措地放低了声音问:“真的还生气呢?”

        我:“气得牙痒痒,想咬人。”

        几乎是我刚把话说完,他就抬起了没受伤的那只手伸到我面前:“咬吧,咬到你不生气了为止。”

        我盯着他认真的眼神沉默了两秒,一把压下他的手臂就想往人脖颈处咬,然后在短暂的瞥过他锁骨那条长疤后改变了主意。

        怎么舍得啊,他整个人都是在犯规。

        我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双手搂住人根本不想撒手,在长久的沉默后闷闷地说了一句:“你说过不会瞒着我任何事的......”

        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吸时胸膛的幅度,清楚地听见他在我耳边叹了口气:“我的问题,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我有些不满地抬起头。

        白起对着我笑了一下,虽然还是很气,但不得不承认男朋友笑起来太好看了,日月星辰暗不暗淡我不知道,因为我的眼里只剩下他。

        一只大手温柔地按在我脑后,然后额头上印下了一个炽热的吻。

        我听见他说:“不敢有下次了,我还想陪你一辈子。”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