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叶蓝】Sweet 01

*派出所片警叶x甜品师蓝

*日常甜文试水

 

·第一章

“安安找到了?!”

蓝河急匆匆地挂掉电话,伸手拦了一辆车直奔派出所。

 

安安是蓝河的小外甥女,才六岁,今年刚刚上小学一年级。两天前,正在工作的蓝河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自家姐姐的声音急得快要哭出来,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家里跑了出去,找不到了。

 

小丫头平时古灵精怪的,聪明懂事,绝对不可能像那些熊孩子一样因为贪玩而一声不响地跑出去。而且正常情况来说,姐姐怎么可能连女儿出门都不知道。蓝河稍稍思考了一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也不能多说什么,重要的还是找人。

 

蓝河一边在电话里稳定姐姐的情绪,将她安抚了一通,一边扔下手中的工作往回赶。从向周围的邻居还有附近的店家打听,到发动身边的朋友通过各种渠道一起找,大半天过去了,孩子还是没有丝毫音讯。

 

大约是急过了头,蓝河后知后觉才想起来问姐姐警察那有什么消息了没。姐姐愣了一下......她就想起给蓝河打电话,没报案。两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蓝河又才陪着姐姐匆匆跑到他们家附近的辖区派出所。当时值班接待他们的是个中年男人,了解清楚情况后立即立案分派人手开始搜寻调查。

 

虽然有了警察的帮忙,可是哪个家长就能这么放心呢。就这样,蓝河一夜没睡到处打听着消息,平时常去的地方找不到人他就已经慌了的,但又不能乱了分寸,最后只能抱着渺茫的希望汽车站火车站到处跑。

 

眼看安安失踪都快有48小时了,几分钟之前,蓝河接到了这两天中不知道第多少个关于安安的电话。这些电话中有询问更加具体的信息想要帮忙的,也有趁机诈骗的,大多数还是出于好心但误传了消息的。这让蓝河都觉得靠这些电话能顺利找到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每次电话响起的时候他都还是紧张到不行。

 

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略微显得有些懒散。开头询问了自己的身份后,直截了当地说了句你外甥女在我这儿,这让蓝河几乎下意识地觉得不是诈骗就是绑匪本人打电话过来了。然而不等他问出声,那个男人又继续开了口:“尽快来xx派出所领人吧。”

 

“什么?安安找到了?!谢谢谢谢,我马上过来!”蓝河一激动,声音都大了点,虽然他有点懵,因为通知领人的派出所是另一个辖区的,就算是协同找到的,一般不是该在报案的派出所处理后续吗。

 

到了以后蓝河才知道,还真不算派出所找的,是面前这位叶警官碰巧给带回来的。

 

叶修之前刚好休假,并不知道之前有人来报过儿童失踪案。他去车站那边办事,路上看见一个穿着一般的女人带着这个小姑娘,女孩着装挺精致的,大概是警察的敏锐,虽然他一时没觉得有哪奇怪,但还是多看了两眼。就这么几眼瞧过去,巧了,这小姑娘他还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不过他很快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那个女人的年龄和穿着实在不像能打扮出这种闺女的。

 

小姑娘发现了叶修在往这边看,突然一口咬住了抓着自己的女人的手狠狠甩开,大叫:“爸爸!”随即奔了过来。

 

女人吃痛一缩手,看了一眼叶修,立马追了过来准备把人拉回去。不料,叶修上前一步把小丫头牢牢挡在身后。

 

见状那个女人只能在叶修跟前站定脚步,先是狠狠地瞪了小姑娘一眼,接着跟叶修陪笑:“不好意思啊,小孩子正闹脾气呢,打扰到您了,我这就带她走。”说罢就伸手绕过叶修准备拉人。

 

叶修不着痕迹地又挡了一下刚好配合上小姑娘地躲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这是闹什么脾气呢,有点大啊。”

 

“小孩子嘛,不就是……”女人话还没说完,就见叶修压根不理她,低头问小孩发生什么去了。于是乎她立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嚎啕大哭,引得一众人驻足围观。

 

“你这臭男人,一天到晚在外鬼混我忍了,现在回来还要抢我女儿!”

 

叶修看着她声泪俱下的样子有点好笑,发自内心地佩服演技,也没管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就站在那儿等后续。

 

“我当初嫁给你的时候家里就觉得你不靠谱,是我瞎了眼啊!!!你把女儿还给我,别把她往那些脏地方带,房子归你!你这个狗男人,到底哪来的脸啊!你还我女儿!”

 

“啧啧啧。”叶修不禁摇头。结果他那一脸嘲讽样不小心刺激到了围观群众,有一个小年轻都准备撸起袖子上来干架了,小姑娘被眼前的场景唬得一愣一愣的,一时也忘了说话。

 

叶修见状,不紧不慢地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警察。这位大姐,有事儿劳烦跟我局里走一趟呗?”

 

于是乎,叶修把人都给带了回来,经过询问联系上了蓝河。

 

蓝河气喘吁吁地赶到派出所,还来不及看清是哪位警官联系的自己,就被一个人影扑上来抱着哇哇大哭:“呜哇——小舅舅,我好害怕!哇啊——”

 

知道害怕还一个人乱跑,把我们给怕的。蓝河心里是想骂骂不出口,只得先把人抱起来哄,然后向周围投去歉意的眼光。

 

等小丫头哭了个够,叶修才开口,把事情从头到尾地叙述了一遍,然后又难免念叨了一下看护孩子的重要性:“小丫头挺聪明的,那种情况下反应能力这么快。不过,孩子父母呢?我还是第一次碰见首位联系人背出舅舅电话号码的。”

 

蓝河尬尴地笑了笑:“她妈妈正在过来的路上了,平时父母比较忙,跟我亲一点吧。”

 

“这样啊,行吧,你把这些东西填了,赶紧给孩子领回去,看她现在是开始后怕了。“

 

“谢谢警官,实在是太感谢了,警官贵姓啊?”蓝河把人放下来,接过叶修推过来的材料在他面前坐下。

 

“不客气,免贵姓叶,叶修。“

 

“好的好的,真的太感谢叶警官了。“

 

“为人民服务嘛,都是应该的,回去好好照顾孩子就是了。“叶修挥了挥手看着他们走出去。

 

回家以后安安免不了被训斥了一顿,蓝河并没有像她所期盼的那样护着她,小丫头又气又委屈,一个人抱着自己的玩偶愤愤关上门睡觉了。

 

蓝欣这次没有再等自己的弟弟先开口:“我在考虑了……这种幸运又碰巧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这么下去对安安其实更加不好。”

 

蓝河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打了声招呼离开。回到家里,他直接以一个大字型砸到了床上,两天一夜没睡觉,沾到床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浓浓的疲惫袭来。闭上眼睛想起小丫头委屈巴巴地扯着自己衣袖说知道错了,但是爸爸妈妈又吵架,她以为自己不见了他们就会找自己、不吵了,结果遇到了坏人。

 

蓝河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他其实不太能懂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更别说他姐姐现在这种情况是什么样的心思了。

 

窗外的声音有点大,蓝河闷在被子里翻了个身,隐隐约约想着谁这么不地道大早上的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然后又隔绝了一切声音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他坐直伸了个懒腰,有些迷糊地偏头看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才慢慢清醒过来,自己昨晚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睡着了好在工作比较自由,没什么迟到扣工资的说法。

 

蓝河是个甜品师,自己开店的那种。他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甜品店,朋友负责营销,他负责制作发明他们的特色甜品。刚开始只有他们两个人,后来由于东西好吃卖相好看,店里的生意就好了起来。加之朋友营销到位,他们的店在网上也火了起来,两个人再也忙不过来,招了几个帮手和学徒。从此,蓝河只负责每天到位研究新品,就是不去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老板最大,任性。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