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6

陆梵一直站在那儿,没动也没说话,好像在考验唐遣的耐心,考验唐遣能坚持到几时。

   
唐遣摸不清陆梵的来意,只能僵持着等陆梵先开口。本来就是勉强撑住,偏偏陆梵的身上又有一股酒气,味道大得唐遣都在怀疑他刚刚是怎么清楚地吐出那几个字的,熏得他难受。
   

于是唐遣在长久的沉默中花了三分之一秒做出一个新的决定,凭借着记忆暗里咬着牙像无事人一般走到了凳子前坐下。

   
“你不问问我留你这条命干吗?”

   
“怕我死得太痛快,留着好折磨。”
   
   
陆梵轻笑了一声,走到唐遣对面坐下:“你还记得当初那个小倌吗?”他故意没把话说完,随后清楚地看见唐遣倒水的手顿了一下又满意地开口:“我是不是没说过,你着实好看。”
   
   
当初以唐潜的身份同陆梵游历的时候,唐潜曾救下过一个小倌。当时那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满身是血地向他们求救,夜市上隐约能听见不远处的骚动,大概是在收寻他。陆梵不确定唐遣是不是会多管这闲事,但当时的唐潜是管了。
   
   
小倌被当做禁脔囚禁了小半年才逃了出来,身上的伤痕不比行走在江湖上的人少。陆梵清楚地记得当时唐潜神色不太对,特别是在听见少年受过怎样的折磨以后。所以他后来问过唐潜,如果是你会怎样?
   
   
唐潜摇摇头,像是甩掉了之前的心思笑着说:“我怕疼,可是我也怕死。所以我不会让自己落入那般境地。”

   
唐遣被陆梵踉踉跄跄地拉上马车,他全盛之时也不一定能和陆梵硬碰硬,现在更是反抗不了。马车内空间并不大,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实在是宽得不能再宽。

      
唐遣酒量不错,可他极其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闻酒味,不到迫不得已绝对滴酒不沾,以至于大多数人以为他是一杯倒,其中就包括陆梵。

       
陆梵看着唐遣冷着一张脸往窗边靠,像是在透气,又从座位底下摸出了一壶酒悠闲地靠在那儿喝。视线毫不加掩饰地在唐遣身上扫来扫去,不忽略任何一寸地方。

      
唐遣算是坐如针灸。酒味弥漫在整个车厢中,马车外虽有市集的喧闹,但唐遣的注意力却是在车内,所以酒酿从陆梵喉咙滑下的声音就如同被无限放大一般充斥在他耳中,还配着锐利的视线。

   
在久久的煎熬中,马车停了下来,陆梵收回了视线直接下车,没有管唐遣。
   
   
唐遣坐在车上一动不动,他不知道陆梵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任何多余的举动都是没有必要。可惜世间凡事不如人愿的道理他懂了,陌生的气息掀开车帘,进入车厢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粗暴地将他逮下车。
   
   
胭脂水粉的气味浓得呛鼻,女人和陆梵谈话油腻造作的声音彰显了他们所在的地点——陆梵把他带到了青楼。
   
   
唐遣这般模样陆梵当然不可能是好心带他来消遣,也不会无聊到让他来这儿听活春宫。联想起之前屋子里的对话,唐遣把陆梵的目的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几乎是在唐遣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脚下甚至有逃离的冲动,可以他现在的本事连脱离钳制也做不到。唐遣从来没觉得过黑暗能如此让人忌讳,一个个画面从他眼前的一片漆黑中蹦出,像撕裂着深而重的伤口,流出潺潺血液。

“放开我!放开我!”男孩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在耳边久久回荡不去,当时毫无作用的拳打脚踢和现在的手无缚鸡之力被压进房间的画面极其怪异地重合在一起。

冰凉而刺激的液体被强行灌进喉咙又呛出,从嘴角到脖颈。

“把客人请进来。”

唐遣听到的是陆梵的声音,又像是十多年前那个男人的声音。唐遣被扔到床上,手腕传来寒铁的触感。

咔擦——镣铐落锁的声响使唐遣直直地栽入那段他怎么也不愿回想的深渊里。八岁的孩童被铁链锁在墙角,看着房门被推开,走进两个中年男子。龌蹉猥琐的眼神在自己与身边其他几个孩子身上游移,在房门关上之后带着浓烈的酒气向他们逼近。

男孩来不及庆幸自己没有被挑中,他清楚地明白刚刚自己被灌下了某种药,和现在的头晕燥热绝对脱不了干系。

他缩在墙角,在和身体不适的自我挣扎中祈祷着有人能够赶来救他......但是没有。有的只是一些甚至他还听不太懂的淫秽之语,还有同龄孩子痛苦的嚎叫。

过于刺激的画面让他忍不住死死闭上眼,可也压抑不住胃里翻腾想要呕吐的心。“难受”“好脏”“恶心”几个词语翻来覆去地在他的脑海里循环。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引起了其中一人的注意。那个男人把手里孩子扔到一边,转向了他。油腻的肥肉不停地拱着他的脸颊,令人作呕的鼻息喷在他嘴边,身上残破的衣服被粗鲁地扯下,粗糙的手掌在他身上用力揉过。

他被强迫在这种情况下睁眼,目睹了之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孩子被另一个人性虐致死的全过程,血液浸透床单,滴下地板......

男孩不是没见过血,但绝没有见过这样的。他发疯了一般地挣扎,在被重重地摔在床上之时听见了门被踹开的声音。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