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9

    陆梵似乎是真的后悔了,在长达又一个月的时间里,唐遣从陆梵的行动中认识到这个问题。

 

    除了依旧限制着唐遣的活动范围,陆梵的所作所为基本挑不出任何毛病。

 

    唐遣不搭理他,拦不下他跟在唐遣身后讲各种各样的江湖趣事;唐遣对他恶言相向,也挡不住他每天变着法子做各种各样好吃的。

 

    总而言之,现在的陆梵仿佛没脾气。

 

    “我们去中原吧。”

 

    唐遣寻着声音偏过头微微皱眉。

 

    陆梵看着他这个动作心头一喜,这应该是这么久以来仅有的一个比较正常的回应。这让他觉得带着唐遣四处游玩,去他们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是个消除两人之间隔阂的好办法。

 

    “整天闷在这个院子里没意思,大漠的气候你也始终不太适应,我带你出去玩。”

 

    “带着瞎子看风景,你真有想法。”

 

    唐遣听见陆梵起身的声音,手中的空杯子立马被他放在了床榻上,而他随时有站起来同陆梵保持距离的准备,尽管他自己知道陆梵不会贸然与他有什么肢体接触。

 

    陆梵走了几步,停在了坐在床沿的唐遣面前没有吭声。唐遣在之前知道自己眼睛彻底没救之后,就撕了一块布系上,遮住了双眼。陆梵没敢问他为什么,就像他现在也不敢对于唐遣的话作出什么回答一样。

 

    唐遣听见陆梵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在自己面前缓缓蹲下,他在这种不明所以的情况下甚至没反应提前撤回手,猝不及防被陆梵握上。

 

    他说:“唐遣,你信我一次。”

 

    陆梵的声音很轻,好像他自己都知道这句话有多么不可能,说出来自己都没有底气。

 

    唐遣难得晃了神。陆梵说的是“你信我一次”,听起来有说不上的沉重与委屈。他说的是“信我一次”,没有“再”,他们之间好像真的从未存在过信任。他开始回想刚认识陆梵的时候,差点都忘了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的陆梵。他曾经质问过陆梵到底在恨什么,那个时候自己又是怎样的心境呢。

 

    唐遣觉得人体地每一个部分的确都是互相联系的,他瞎了眼估计也伤了脑子,他甚至不明白是什么导致了陆梵和他纠缠至今,上一辈的仇?

 

    陆梵能从握着的手感受到唐遣身体的放松,能透过唐遣眼上蒙着的白绸缎看出他在走神。这该是个好兆头,但他甚至不敢再握紧一点,怕唐遣下一刻就回过神。

 

    ……

 

    他们离开明教的最初,唐遣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可到了后面他发现了。陆梵带着他走的是当初他们一起走过的地方。

 

    他看不见,陆梵除了用口述给他描绘场景外,想了各种法子让他通过听,嗅,尝,等等等等去感受一下这个地方的特色。

 

    唐遣觉得陆梵变聪明了,绝口不提当初一起在这个地方经历过的事,因为双方不知道参杂了多少的虚情假意,但是现在也很可惜……

 

    陆梵晚上喝了点小酒,坐在桌前对着唐遣絮絮叨叨个没完。唐遣很清楚陆梵的酒量,但是他既然愿意装醉,唐遣也就没心思戳穿他。

 

    “我从小就是被我师父带大的。师父很严,我的练习任务都是同龄人远远不及的重。他会把我带到毫无人气的大漠里,大晚上扔进狼堆,等我带着一身的伤从狼群里爬出来以后,直接继续之后的训练……我小时候可恨他了,但是也是因为他我活了下来,并且活到了现在。”

 

    陆梵的话音顿了一下,唐遣觉得他是欲言又止,那到了嗓子眼又咽下的话大概也没有机会听见了。

 

    “今晚星星真的很美,唐遣……我好想让你看看。”

 

    “我看过。”

 

    陆梵朝向窗外的头猛然转了回来,唐遣的手正在桌上摸索,然后触到了酒壶与酒杯,熟练地拎起来斟上,一滴未洒。有时候陆梵真的会恍惚觉得,唐遣眼睛早好了。

 

    如果不是唐遣手上摸索的动作,如果不是唐遣错拿了自己用过的杯子还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漠里照顾我的那姑娘是我师妹。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尸堆里……十岁那年同我爹出门,偶然窥见一群人神神秘秘的撤离,由于好奇便寻着他们的来路找了过去,没料到见到的就是一片血海,宅子的墙面都是红色。我爹追过来的时候,刚好见着一个小姑娘从尸堆里爬出来,被吓到连哭都不会。”

 

    陆梵听得入神,他明白了为何那姑娘后来突然从给唐遣治病的大夫那消失,却又不明白为何唐遣当初不在他师妹的帮助下离开。

 

    下一刻,一杯酒被唐遣推到了他面前,唐遣端着酒杯与他示意,没有等他的回应,又是一杯酒下肚,自顾自地继续讲了起来。

 

    “后来我们把她带了回去,小丫头对着我一口一个师兄的时候,眼里在发光。我训练没有人逼,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提高了几倍,我想保护我身边的人……再后来,我爹娘死了。”

 

    那天晚上唐遣说了很多,大多是他不知道的事。陆梵觉得唐遣似乎是在同自己敞开了说自己的经历,可是描述的更多的却是他身边人的故事,对于他自己都是寥寥几句带过。

 

    他俩把酒喝了一壶又一壶,陆梵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唐遣省略的最多的他双亲的死,自己却是清楚的。

 

    唐遣的母亲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不仅懂得琴棋书画,还从小习武,自己的师父曾喜欢过她。三人之间具体发生过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他师父错失美人意难平,后来趁唐遣父亲任务的时候设了埋伏,又设计骗来了她母亲。结局是唐遣父亲遇害,他母亲被逼到无计可施而殉情。

 

    “陆梵,蜀地的星空,大漠的星空,我都见过。我既然看不见了,也就当没见过你了。”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