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4

        突然打开的房门倒是把领队的唐黎之吓了一跳。

   
        “怎么,大少爷就这么喜欢大半夜地闯姑娘闺阁?”唐慕卿本来就厌烦唐黎之平日里对她的骚扰,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更别想对着唐黎之那副恶心的嘴脸能和颜悦色。

   
        唐黎之笑了一声,嘚瑟地绕着唐慕卿转了两圈:“师妹这是什么话,我是奉命缉拿唐门叛贼唐遣来的。”

   
        唐慕卿紧咬下唇忍住一把关门砸上他脸的冲动,心里深呼吸了两遍:“呵,我可不记得我是你师妹,我师兄只有唐遣一个。至于你来我这儿抓他,谁都跟你一样不耻,爱半夜钻进女子房中?”

   
        唐黎之仿佛听到身后同门交耳窸窣,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把唐慕卿怎么样,只能大笑两声高声说道:“他当然不会,他唐遣不知道在别的男人身下做什么苟且之事,甚至能因此叛门。你以为是我栽赃陷害,若他真没干什么怎会引起各个堂主怀疑。他连人都没处理干净,独独留了那明教弟子和他师姐师妹的活口,那是他唐遣往日的作风吗。”

   
        ……

   
        陆梵再见到唐遣已经是两个月以后,貌相是一点没变,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陌生的。唐遣在包围圈中见到他的时候没有丝毫惊讶,下一秒迸发出的杀气却是比刚入冬的寒气还要刺人。

   
        唐遣的速度很快,反手一扣,千机匣中的利箭便直直穿过了离他最近的那人颅骨,正中眉心。

   
        人为营造的寂静被弩箭那轻微地一声打破,就像按下了一个开关,所有人瞬间都行动了起来。

   
        从唐遣头顶擦过的刀重重地劈在了树上,树干摇摆几下,抖落一堆枯叶。再厉害的刺客,平日里也是暗中杀人,真对上一群人正面打起来,也占不到什么好处。唐遣现在就是这样,凭借着林子的地形,极好的轻功与神出鬼没的身法微微占据上风。

   
        陆梵发现当初自己错得很彻底,唐遣天生就该是唐家堡的人。

   
        唐遣顺着刀气飞快地往后退让,途中抬手朝着侧面又是一箭,退到树旁借力蹬上树干跃到人身后,紧接着一脚踩在人脑袋上准备脱离这片战场。

   
        然后一直没出手的陆梵就把他拦下来了。

   
        所有人像接到了命令一样统一退到一旁,留下两人飞速地交手。千机匣被唐遣扣在腰后,握着短剑格挡的手虎口被陆梵一刀下来震得发麻。近距离格斗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这拼起内力来他更不是陆梵的对手。他尽力接着陆梵的招,找到一个空挡后手中立马送出一记暴雨梨花针,转身就走。

   
        他没想到陆梵反应更快,直接挑起脚边一具手下的尸体挡在了面前,撕裂的锐痛从唐遣背上传来。刀上又有药,不过这次不是什么毒药,而是麻药。

   
        唐遣是被一盆冷水给浇醒的。习武二十来年,即使是在严冬趟过河水也不会觉得有多么刺骨难忍,可淋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上就不是这么好受的了。所以更准确点说,唐遣是被痛醒的。

        他费力地睁开眼,视线内是三面灰沉沉的墙,没有窗户。

        唐遣想,自己应该是被背着吊在地牢里。他不知道背后的伤口有多长多狰狞,但他觉得整个背部肌肉都被撕裂了,跳动的疼痛,说不定还见了骨,把他吊着而不是绑在行刑架上,真够人性的。

   
        哐当,东西被扔在地上的声音。脚步声从斜后方到了身边,又到了面前,唐遣很惊讶,来的不是陆梵。

        来人看样子并不打算询问圣火令的下落,因为锁链直接被拉高,唐遣踮着脚才能勉强站住,没时间让他体会背后伤口进一步被拉扯的疼痛,鞭子已经狠狠地抽在了他身上。

        粗糙的鞭子卷起皮肉向外翻绽开,血流过皮肤让唐潜在这湿冷的地牢中总算感觉到了些许的温热,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入布料晕染开来。唐遣没兴趣数到底受了多少鞭,他站都站不住,也咬着牙一声没吭。

        他迷迷糊糊地听见又有脚步声响起,还有说话的声音。有人把他混合着冷汗的凌乱地贴在脸上的头发挽在了耳后,然后他被紧紧捏住下颌而强迫地抬起头。

        “江湖传千面刺客,原来不止是指你易容了得,同一张脸也能演成截然不同的人,厉害啊,唐遣。”

        回答陆梵的是唐潜从鼻腔里发出的一个“恩”。

        陆梵听见笑了一声松开手,饶有兴趣地凑到唐遣耳边问道:“你费尽心思接近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拿到圣火令,有意思吗?”

        唐遣听见这句话才慢慢抬头睁开眼,几乎和陆梵的脸要贴到一起,他不带任何情绪一字一句地念道:“陆少主,你也不过如此。”

        “什么意思?”

   
        “我接近你,就是为了你师父,圣火令不过是顺便。”

        “没人买他的命。”

   
        “我讨债。”

        ……

        唐遣躺在地牢的角落里不知道过了几天,他和陆梵的对话以他晕过去为结束,期间除了大夫他没见过任何人。加上整天差不多都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他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吃没吃过东西。

        唐遣又这样耗了几天,伤口大部分已经开始结痂。

        某天中午的时候,他失手将饭碗摔碎在地。看守闻声进来,看着唐遣病怏怏的样子上前便准备来两脚,不料唐遣一把抓住他的脚腕把他拉倒在地,在他还来不及叫出声的时候,喉咙就已经喷出了鲜红的血,而他最后看见的就是唐遣手中陶碗的碎片。他到死也想不明白,这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到底哪来的力气。

        唐遣无视再度裂开的伤口,飞快地换上了守卫的衣服。他观察了好几天,知道这个时候守卫最为薄弱,大多数人都吃饭去了。

        不过天公不作美,可能手上人命多了,运气就不怎么好了。唐遣刚刚混出地牢,就看见了远处的陆梵。他趁着陆梵在说话还没有看向这边,皱眉转向了另一条路,偏偏还没走得几步就呛出一口血。刚好地牢的守卫又跑了出来,陆梵几乎是在知道唐遣跑了的一瞬间就锁定到了他。

        “是我小看你了。”

        低沉的声音从唐遣背后传来。




*下面有请奥斯卡影帝唐遣同学上台领奖。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