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3

“拿三组人去追,不止一个,应该还没跑远。”
   
        陆梵前一秒还在大笑下一秒便冷着脸让在场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左顾右盼不知道陆梵是在对谁说话,身后跟着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回答:“是,少主。”

  
        暗卫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接到命令后又立马消失。

   
        死的人总是要比想象中多,不止监视的四人和陆梵师父,一番巡查下来,在他们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有十几个人被暗杀。长期看过唐遣那张脸的人,除了陆梵本人和他的师姐还有小师妹之外,没有活口。他师父贴身携带的那块货真价实的圣火令也不知所踪。

   
        这一系列动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当然不可能是唐遣一个人完成的。而且唐遣在明教待的这两个月来,绝对没有这些武器。陆梵突然想到了前两天见到的中原来的商队,派人去抓的时候也是早没了影子。

        唐遣当然从一开始就知道陆梵是谁,他和同门交替,断断续续跟了陆梵好几天,到心里有了个大概才找机会出面接近他。

   
        山间的刺客是圣火令买主的人,伤了唐潜的那个却是唐家堡的的人,这也导致了陆梵回到明教后查出刺客的来路,却怎么也查不到他们如何拿到明教秘药的原因。

   
        唐遣发现即使一同游历了这么久,陆梵看起来把他当个朋友,却仍在处处防备,才联系了同门演上这么一出。赌的就是陆梵会不会带他回明教。至于体质特殊毒性侵入慢也是无稽之谈,他不过提前服了一些药。

   
        如果陆梵选择扔下他,自然会有人来接应。解药的确只有明教才有,但唐门也有药支持他再活几年,唐遣不觉得几年内自己会拿不到解药。不过更大的可能就是后来事情发生的那样,陆梵会救他,他的人也会在适当的时间出现给陆梵点明唯一一条能救自己的路,就是那个看起来不靠谱的江湖大夫。

   
        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是因为唐遣的确没有直接杀掉陆梵师父的本事。他醒后故意扰乱脉相装作大病未愈,实则在那一周多的夜里忙着接头,打探,还有给陆梵师父每日必喝的药里做了点手脚。陆梵以为自己是劳累过度才会睡得昏昏沉沉,也只是唐遣给他下了点药。不过最初那块圣火令是假的的确在他意料之外。

   
        扮作商队的唐门子弟解决掉了监视唐遣的人,并给他带来了随身装备。胡姬不似中原女子那般身材娇小,唐遣绑了陆梵师父的侍女并给自己易容成侍女的样子。而之前在陆梵师父药里加的东西在长期服用以后,只要喝酒,便会暂时被封住五成内力,唐遣才轻而易举地得手。

   
        ……

   
        “少主,查过了。买卖只是圣火令,不包括陆公的命....”

   
        说话的人看着面前男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心虚地低下头,他们当初既没追上人现在也没打听到唐遣的行踪,只查到了这个消息,陆梵就算是随便点两个出去宰了以示惩戒也不是没可能。

   
        “把唐门机关图在我这的消息放出去。”陆梵出人意料地没多说什么,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唐黎之惊恐地看着面前拿着鞭子的明教女人,他不过是找了个花楼买醉消遣,一醒来自己就被吊在了这间破屋子里,笑靥迷人的小娘子怎么就成了个狠毒的女人。

   
        “这么害怕?那你当初是哪来的胆子潜入暗室盗走明教圣火令?”

        话音随着鞭子哗——的破空声而落,唐黎之吓得浑身战栗死死闭上了眼,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虚睁着眼睛看到了落在一旁的鞭子松了口气,见女人对他挑挑眉,脑子一转急忙叫到:“不是不是!我只是奉命行事!都是唐遣安排的!”

        “唐遣那时候刚醒,整日被人守着照看,地都下不了,怎么安排你。你当我这么好骗?”唰的一声,鞭子在唐黎之的手臂上留下一条血痕。

        “啊——真的是唐遣!他是装的!他在明教,任务是派给他的!”

        女人听着他的尖叫声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她按住内心的反感,假意思考打量着唐黎之。

        唐黎之抖着声音解释,他目光闪烁,不明白为什么事情过了这么久找到了自己头上,而且那不是块假的吗,当初因为这事儿,他受了多少人幸灾乐祸的目光。

   
        女人犹豫了一会儿后把他放了下来。唐黎之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他看着女人蹲下身子,态度和之前大有不同,盯着自己的眼睛开始说起话来。

        “整个明教都在找你,因为真的圣火令丢了,圣火令的持有者,我的师父也死了。”女人声音十分温柔,甚至带着一丝妖媚,她止住了准备开口的唐黎之,“我知道你想说不是你,我也知道不是你。可是我师弟不信啊,他只相信那个与他日日相伴同住檐下的唐遣....唐遣说,是你。”

        唐黎之怒气冲天破口大骂,女人好笑地看着他继续开口:“还有,你以为你为什么会拿到假的圣火令,那可是唐遣,他会弄不清楚?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唐黎之出神地盯着女人意味深长的笑容,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是为什么。唐遣就是记恨自己出生比他好,从小排挤他;就是因为自己调戏了他的师妹,他把自己揍了以后被罚。唐遣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用假的圣火令让他出丑,又陷害自己让他落入明教的追杀。

   
        女人看见唐黎之用那怨恨得发狂的眼神绞着空气,仿佛硬生生地捏了一个唐遣在那儿,她站了起来,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看在你可怜,我也不忠于明教的份上,再告诉你一件事。唐遣把唐门的机关图给了我师弟。”她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唐黎之还没傻透,大声地追问她为什么。

        “因为我只忠于我的师父,但他已经被唐遣杀了,我杀不了唐遣,也不会让他好。”

   
        唐黎之护着受伤的手臂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看着女人和她的跟班消失在夜色中,自言自语道:“唐遣,咱们走着瞧。”

        在唐黎之看不见的地方,女人低声吩咐着身边的人:“传信告诉我师弟,没问题了。”

        ……

        “师兄,你要是走了不就坐实了罪名,畏罪潜逃吗!”唐慕卿有些着急地叫到。

        “长老压根不信我,唐黎之这一招压得太死了。我推掉了三个月的任务,期间都和那明教子弟在一起,圣火令的活,是在明教接下来的,解释不清。畏罪潜逃还有命来解决这一切,留下了就是等死。”唐遣说出这串话的时候平平淡淡,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谈论着别人的故事。

        “可你是为了师父师母啊。”

        “我很快就能解决好,你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

        外面的树林穿来尖锐的风啸引起了唐慕卿的注意,那是机关导致的,证明有人来了。再一回头,早看不见了唐遣的影子。



*赶个日更,按中短篇来写的。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