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官方认证女友

脑子里总是想得很多,现实永远残酷到窒息……我的笔和手有它们自己的想法。
剧情狗血到自己不忍直视,可就是写得很快落。

拖延症晚期。

永远喜欢叶修白起。
实力蓝吹。

不思进取,只思北宇!

【明唐】遣返02

        唐潜醒来以后恢复得很快,陆梵说他当时中毒以后,毒性侵入也很慢,他的体质好。

   
        陆梵在山洞给唐潜的伤口做完处理以后,唐潜就完全昏了过去。他带着唐潜一路边找大夫边往明教方向走。前期找了一堆大夫也说不清唐潜到底中了什么毒,只能开一些调养身体和促进伤口愈合的方子,然而没有什么用处。唐潜的伤口开始溃烂,反复高烧,手臂上开始出一些红斑,陆梵心凉了一大半。因为这种症状他见过,而且很熟悉,这是明教特有的毒药,解药也只有回了明教才能拿到。可是按着毒性发作的时间来算,唐潜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

   
        后来又撞见一个看着不怎么靠谱的大夫,一口道出了唐潜中的毒,他告诉陆梵,由于唐潜体质可能比较特殊,毒性的侵入速度比在常人体内慢了几倍,时间够他们赶回明教。陆梵十分庆幸自己当初做的明智决定,往明教方向走,一路求医。

   
        ……

        自唐潜醒来以后,陆梵感觉自己头脑中紧绷的那根弦总算是松了下来,几个月的疲惫感后知后觉地袭上,连着一周多以来他都睡得昏沉沉的。不过安稳日子没过几天,甚至还在唐潜整天大多数时间只能待在床上的时候,又出事了。

   
        圣火令丢失。

   
        唐潜直接被明教长老派来的人带走,陆梵拦不下来,因为那是他师父的命令。

   
        唐潜受怀疑的理由很简单,圣火令早不丢晚不丢偏偏他才醒没多久就丢了,何况他曾经是唐门的人。丢失的那块圣火令被放在暗室里,看守暗室的明教弟子死于淬毒的暗器,像极了唐门的手法。

   
        “师父,这事真不可能是唐潜干的。他就睡在我隔壁,真要是有动静我怎么会不知道,何况....”陆梵低头看了一眼身边跪了一刻左右就已经开始脸色发白的的人,“他中的毒并没有彻底排除体内,现在这种情况加上他的身手完全做不到。”

   
        唐潜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他也不知道这群人噼里啪啦谈了多久,反正最后以加了几个守卫守在陆梵院子外面为结果。

   
        等到唐潜完全痊愈,他发现圣火令的事情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引起轩然大波,他也很清楚这只不过是那群人找了一个正大光明监视他举动的借口。陆梵告诉他,东西是真的被盗了,不过那是块假的圣火令。

   
        “这种机密你也随便说。”唐潜笑了一声摇摇头,他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因为被怀疑和这段时间走哪儿后面都有人跟着影响半点。

   
        “你又不是外人,来,给爷再笑一个。”唐潜的笑是真的好看,陆梵搭上唐潜肩,几乎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人身上,拿手指勾了勾他的下巴。

   
        唐潜顺从地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挑挑眉凑近说了句:“莫非陆少侠有还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陆梵看着说完就甩开他走到前面的人说不出话,他突然开始想到底为什么他会和唐潜这样在明教四处瞎逛。

   
        他们认识有半年了。最初唐潜一把抄过他被店家骗的银子时,他也只是好奇在这种事上还有这么爱行侠仗义的人,压根没有什么感激之意,做做样子道了谢。邀请唐潜一同游历的时候,也只是觉得唐潜简单好看透,用起来给自己行方便。相处了三个月下来,感情倒是有的,陆梵的的确确把他当个朋友,却也没到唐潜那样能用自己的命换的地步。所以当唐潜出事以后,后悔与愧疚占据了他心里很大的一部分,在不知道什么毒的情况下,他决心把唐潜带回明教。再后来圣火令一事,唐潜的无动于衷以及对被监视视若无睹,甚至没有多问他一句又让他觉得看不懂。

   
        不过他觉得现在这样,两人没事儿就在明教到处闲逛,一天逗逗小师妹的猫,拌拌嘴过过招的日子挺不错。特别在他整日奔波于查这样做那样的江湖纷争与算计之后更是显得不错。

   
        陆梵想,管他什么癖什么好,反正要是真让他和唐潜一直待下去,他肯定乐的其所。

   
        ……

   
        陆梵从他师父接待某个重要客人的晚宴回来时发现了不对劲,腥浓的血气窜入他的鼻腔,夜色都在那一刹那间显得更加沉重压抑。他心急如焚地冲回院宅,监视唐潜的的四人倒在地上早已没了呼吸,屋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唐潜失踪。

   
        偏偏上天还不给他大脑做出合理反应的机会,他师姐赶了过来,说:“师父死了。”

   
        轰——陆梵的脑中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来了,唐潜和他师父的身影在脑海里交替出现。他师父武艺高强,就算多喝了一点酒也不可能轻易被人杀掉,何况来人还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过森严的守卫。唐潜..唐潜没有什么值得人绑架的,所以他是自己走的,他骗了自己?

        陆梵看到自己师父尸体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他看着师姐颤抖着手合上了师父瞪大的双眼,听着周围或愤怒或惊讶或难过的声音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随后,插在他师父脖颈处那枚黑色的飞镖引起了他的注意。陆梵走过去蹲下,在他师姐问他干什么的声音中把它抽了出来。伤口里流出的黑色的血昭显着这枚飞镖上有剧毒,见血封喉的剧毒。这是唐门的化血镖,上面清楚的刻着一个“遣”字。

        唐遣,唐潜。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千面刺客,唐家堡收价最高的刺客之一,唐遣。都说唐遣没有一件失过手的单子,果然名不虚传。

        陆梵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笑出了声。

        陆梵不是没怀疑过,从第一次听见他自我介绍“唐潜”的时候,就想到了那个千面刺客。半年来,他派过无数的人暗中查唐潜的身份问题,得到的答案都跟唐潜自己说的无二。而且在他昏迷的时候,陆梵也确认过唐潜没有带什么面具易容,身上除了一把剑也没有任何暗器。谁能想到五六年来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千面刺客,才刚过二十三岁。也就是唐遣名声大噪的时候,是个不过十七的毛头小子。

评论

热度(25)